博取款甘秒到账

内网 中文EN
刘跃进:文学视野中的中华文明精神特质
2022-07-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2年7月11日第2445期 作者:刘跃进
分享到:
字号: [大] [中] [小] [关闭] [打印]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文明的智慧结晶和精华所在,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根基。中国文学,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精神写照。古代文学史上的屈原、陶渊明、李白、杜甫、苏轼、曹雪芹,现代文学史上的“鲁、郭、茅、巴、老、曹”等,他们所以赢得后人的尊重,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们的作品形象地展现了时代的风貌、社会的变迁,真实地反映了人民的苦难和抗争、理想和追求,深刻地揭示了中华文明独有的精神特质和丰富的文化底蕴,含蓄内敛,坚强乐观,渊源有自,历久弥新。

  孙犁小说《嘱咐》描写一个士兵在战争间歇回家,他日夜兼程往回赶,到了村口,却不敢再往前走了,坐下来,抽了一袋烟,抚平一下心情。经历了多年的战乱,他不知道家里的境况如何。待心情略微安定一些,他才慢慢走到熟悉的家门口,刚一推门,他的妻子正往外走。俩人猛一对视,都愣住了。过了片刻,妻子才说“你”,便转过身去,眼泪下来了。在那烽火连天的岁月,一个普通百姓的悲欢离合,竟都浓缩在这“你”字上。20世纪80年代,中国人有一种浓郁的诺贝尔文学奖情结。有人曾质疑这篇小说,认为这种描写过于小气,无法叫西方人理解。在某些人看来,只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才叫爱情。孙犁笔下的平凡男女,没有海誓山盟,没有天崩地裂。千言万语,就浓缩为一个“你”字,也许外国人不懂。但我相信,中国人都懂。这才是传统中国人的情感表达。宋之问《渡汉江》:“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近乡情怯,不正是孙犁所写的这种场面吗?

  在安史之乱中,杜甫与家人离散,他在《述怀》中说:“自寄一封书,今已十月后。反畏消息来,寸心亦何有?”兵荒马乱之际,亲人的消息断了,自从寄出那封信,已经过去十个月,现在反而怕接到来信,就怕凶多吉少。在与妻子儿女分别三个年头后,杜甫终于可以去探望妻。郊依镄聪轮摹肚即迦住。第一首写道:“峥嵘赤云西,日脚下平地。柴门鸟雀噪,归客千里至。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世乱遭飘荡,生还偶然遂。邻人满墙头,感叹亦歔欷。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战争年代,死,也许是一种常态,而活着,哪怕苟且偷安,也不容易,反成偶然。“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夜深人静,这对饱受磨难的老夫老妻,执手相看泪眼,依然感觉像是梦一样。“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简单的十个字,蕴藏着多么深厚的情感。这不正是我们含蓄内敛的民族性格的生动写照吗?

  我们的故事传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即使是死的主题,也要处理成爱和生命的胜利。《孔雀东南飞》的结尾以极其感人的笔调渲染了刘兰芝和焦仲卿死后的悲壮氛围:墓地有松柏梧桐,浓荫覆盖,林中又有一对鸳鸯相向而鸣,似乎是两人精魂所化,象征着两人的爱情永久不渝,再没有什么力量能把他们拆散。这样的文学手法,就像梁山伯和祝英台故事中化作双飞蝶一样,将悲剧的题材处理成爱与生命的胜利。有情人不能成眷属,但是在理想的天国里,他们还是不放弃自己刻骨铭心的追求,或为比翼鸟,或为连理枝。窦娥含冤,死后也要化作冤魂昭示天下,六月飞雪,三年大旱,最终得以昭雪。

  我们的文学艺术,就是在这些平凡的细节描写中,充分展现中国人的美好心灵、崇高情感和不屈性格,让读者深切地感受到一种力量,并由此得到升华。中华民族虽历尽沧桑,饱受苦难,但从来没有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对国家统一的认同,对民族强盛的期盼。鲁迅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没有豪言壮语,没有高头讲章,在朴素平凡的生活中,苦干实干,勇敢顽强,生动地诠释着中华民族的精神特质。用孔子的话说,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坚强乐观,充满理想。

  这种含蓄内敛的民族性格和坚强乐观的民族精神,源于我们的礼乐文明传统,知行合一,家国一体,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周易》说:“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按照魏晋时期王弼的解释:“止物不以威武,而以文明,人之文也。”这里强调一个“化”字,上善若水,润物无声,以文化人,以文化天下。早在2014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开幕会上,专门就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十五个命题展开论述,谈到中国人的处世哲学,就用十六字来概括:“中和、泰和、求同存异、和而不同、和谐相处”。这是中华人文精神的核心要义,它强调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要和谐共生,强调真、善、美的完整统一,而不是刻意追求科学的“真”而忽略人伦的“善”和艺术的“美”。

  从中国文学作品中不难发现,我们的文化重视个人修养,强调责任意识,倡导奉献精神,坚持合作理念。这种精神特质,与西方文化以利益为核心价值,强调天赋人权,崇尚个人主义,信奉丛林法则有着本质区别。当今世界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各种矛盾错综复杂。解决这些时代难题,中华文明必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孔子说,诗可以兴观群怨,可以事父事君;文学还可以凝聚人心、连接世界。通过文学这个窗口,很多有识之士发现,中华文明的精神特质,有助于将国家精神意志、民族文化理念内化为个体的自觉,有助于消除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隔阂、对立,有助于推动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注入中国智慧。

  “文之为德,大矣哉。”

 。ㄗ髡呦挡┤】罡拭氲秸搜Р课保

责任编辑:崔岑

热点文章
  •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
  • 石泰峰:在《习近平经济思想学习纲要》学习座谈会上的讲话(2022年6月27日)
  • 博取款甘秒到账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 深化政治巡视 推进自我革命
最新文章
  • 谱写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篇章
  • 推动人才工作取得更大成就
  • 朱光潜后期美学的主体间性转向
  • 世界历史研究所2022年第二批科研人员招聘公告
博取款甘秒到账(中国)有限公司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