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取款甘秒到账

内网 中文EN
从威仪看汉代国家统治方式
2022-07-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22年7月25日第2455期 作者:王彬
分享到:

  秦汉时代,皇帝制度刚刚奠定,国家如何统治,人与人之间的秩序如何建立,这些问题是为政之要。对于当时的人而言,先秦遗留的政治理论中,“礼仪”与“威仪”是可以进入实践领域的,对此学界考证礼制变化的研究甚夥,而较少分析与“礼仪”相呼应的“威仪”,也几乎未考虑“威仪”如何渗透到官府、吏民的日常活动中。

  《汉书·刑法志》的“威仪”观。正史文献中,关于法律问题的内容,主要记载于《刑法志》。《刑法志》由《汉书》发端,但《刑法志》的“刑法”与现代意义上的“法律”之间不完全对等。《刑法志》除记录兵制、法制沿革、司法机构、刑种以外,还提供了一种认识君主起源和国家、百姓关系的视角。

  班固编纂《汉书》,绍继其父班彪的修史事业,在断代史中表达王朝得命自天的观念,通过历史叙述论证了汉代的国家体制。班彪的修史想法延续自司马迁的“究天人之际”,重在通史,班固则改“通”为“断”。如此一来,汉代建立便是《汉书》最需要解释的问题。于是,《汉书》扬弃了曾在秦汉之间流行的“逐鹿天下”的看法,转而以“受命于天”贯穿全书。

  《汉书·刑法志》对国家体制的认识可以概括为“制礼以崇敬,作刑以明威”。这一篇章认为人有智慧和灵性,那么就需要用智慧而非力量来满足衣食住行的欲望,于是人集合在一起,有了“群”。人类群居而物资不充足,便兴起了竞争之心。于是,圣人就要出来宣导“敬让博爱”,大家都遵从的话,圣人就成了君王。圣人确定名分,将君主称作父母,体现“仁爱德让”,这是王道的根本。仁爱要靠恭敬才不会衰败,恩德要靠威严才能长久。于是,圣人就制作了“礼”和“刑”,分别对应“敬”与“威”。

  在《汉书·刑法志》中,“威仪”几乎等同于刑罚,这是因为公开刑罚具有极强的威慑力。例如,居延汉代遗址出土了一支木简(E.P.T57:108),内容是候史张广德懈怠职务,遭都尉府弹劾,杖责五十。该简形制近1米,目的就是起到公开震慑警告作用。再如西汉元帝时的侍中许章不守法度,诸葛丰在上书中请求“断奸臣之首,县于都市,编书其罪,使四方明知为恶之罚”。但对于汉代人而言,“威仪”的概念并非等同于刑罚,“威仪”可以指代产生敬畏的诸多行为和仪容。

  “威仪”的含义及来源。“威仪”概念并非汉代才产生,其源头可以追溯到先秦的仪式、仪物,与时人观念里国家统治的形成有关。最迟在西周中晚期,个人的威仪已经和统治的基本要素“德”相提并论,成为判断一个人行为能力的标准,“德”在内,“威仪”在外。殷周之际的“德”与“威仪”都侧重集体性,但西周以后“人”逐渐摆脱“族”的束缚,“威仪”又与个体化的人联系在一起。春秋中期,北宫文子回答卫侯的话,很好地解释了国家与威仪的关系。他说威仪可以令人产生敬畏的感情,君主有君主的威仪,让臣下敬畏从而爱戴,才有国家。臣子有臣子的威仪,让属下敬畏从而爱戴,才能“守其官职,保族宜家”。这样层层下延,就能使君臣上下的关系稳固。

  相较于先秦“威仪”的概念范畴,汉代人的理解更为广泛。首先,“威仪”仍然与个人的容貌、举止有关,但不再专门描述贵族。汉代取人除了考虑才学、品德,也会关注容貌,而容貌不单单以身高、肤色、声音为依据,而是根据言语、形貌、举止、性格等整体评判。《汉书·儒林传》苏林注引《汉旧仪》说天下郡国有容史,都要到鲁国去学习“颂貌威仪”。相应地,不讲究“威仪”会招来批评,西汉中期张敞“罢朝会,过走马章台街,使御吏驱,自以便面拊马”,被视作“无威仪”。东汉时,第五伦因不修威仪而被轻视。从这个角度看,汉人强调“威仪”,很可能是把对先秦贵族的要求延伸至官僚群体。

  其次,“威仪”与皇帝制度、国家秩序紧密联系。威仪是皇帝得位的正当理由,东汉桓帝即位之前,梁太后“密使瞻察威仪才明”,之后才与梁冀决定迎接刘志称帝。汉末董卓废黜弘农王所用借口,也是“威仪不类人君”。因此,史书会记载大臣劝诫皇帝按照威仪行动的事例。西汉元帝驾崩,成帝即位以后,匡衡就上疏“戒妃匹,劝经学威仪之则”。他所谓“威仪之则”具体是指“动静周旋,奉天承亲,临朝享臣,物有节文,以章人伦”,即举止要符合儒生对君主的期待。

  再次,“威仪”对人际关系的塑造更加日常化。贾谊《新书》设置了《容经》一篇,篇名承袭自先秦的容礼,他将“容”分解为“言”“立”“拜”“坐车”“兵车”等部分,认为有威严而被敬畏为“威”,有仪容而成为模范为“仪”,君臣上下、父子兄弟、内外大小事情都要有容志威仪。贾谊将国家、群体的命运与个人的日常生活关联起来,而这样的观点在汉代并不孤见,班昭《女诫》和蔡邕《协和婚赋》都把夫妻相处、夫妇之道纳入威仪范畴。汉末仲长统在《昌言》中说:“和銮法驾,清道而行,便辟揖让,诸夏之威仪,非夷狄之有也”,族群之别、夷夏之辨也通过车马出行的威仪表达出来。

  “威仪”的日常展示。“威仪”不仅存在于礼制经文、史料文献,它还是汉代人生活、工作、思想的一部分。“威仪”体现在汉代国家众多具体而微的事务中,而吏民百姓就与这些事务日复一日地打交道,不断展示出来的“威仪”在他们心中产生了“威仪感”。国家也通过日用而不察的内心感受,梳理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关系,皇帝与吏民、朝廷与郡县共同塑造着汉代的国家秩序。

  文书规范体现等级秩序,文书运作和官吏教育使上下尊卑深入当时人的脑海。王充说汉代以文书驾驭天下,无论都城还是乡鄙,人们都要不断与文书打交道。文书的书写有一定之规,诏书名义上由皇帝发出,长度为一尺一寸,臣下发文则惯用一尺。王国维认为这是因为“汉时以长牍为尊”,富谷至则认为多出的一寸是为了突出“制曰可”的“制”字,用来凸显皇帝的权威。

  日常观看文书的人是各级官吏或百姓。对官吏来说,文书发出、审核都要经过签署,这是他们工作的常态。在文书写作的过程中,下级要写“正书”,而上级可以随意“草书”,书写本身构成了上对下的权威。对于百姓来说,无论是皇帝的诏书还是地方长官的教谕,原则上都需要知晓。汉代诏书重视“布告天下”,逐级下发到乡里,官吏要口头宣读,并且在交通要道的亭壁或木板上抄写悬挂,还有将上级旨意刻于石上,以便长期展示的情况。汉代吏民无论是生活在长安、洛阳,抑或西北边陲,文书展示在他们眼中是同质的,他们同样能感受到远在都城的天子威仪,空间距离在这个层面上被拉近了。

  此外,上至皇帝祭祀,下至小吏出差,出行就要涉及仪仗、驾具。《续汉书·舆服志》记载了汉代车马出行制度,规定从皇帝、诸侯王到二千石等官员应当使用不同等级的乘舆。具体说,西汉皇帝出行卤簿包含大驾、法驾、小驾,但一概都是场面宏大、前呼后拥、绵延数里。对于观看车马出行的人而言,盛大仪式会产生强烈的威仪感,当光武帝刘秀还只是寄居长安的儒生时,看到“执金吾车骑甚盛”,不由得感叹“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此后,两汉之交更始帝时期,将吏“皆冠帻,而服妇人衣”。而此时的刘秀作为司隶校尉进入洛阳,“置僚属,作文移,从事司察,一如旧章”,按照西汉制度行事,就得到“今日复见汉官威仪”的评价。可以说,依靠“汉官威仪”在吏民心中的地位,刘秀又向帝位迈近了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威仪”并非单向度的支配。作为统治方式的一种,参与其中的人的目的、感受、反应不尽相同,亦会对历史进程产生不同的影响。《史记》记载刘邦到咸阳服徭役,看到皇帝出行,叹息说“大丈夫当如此也”,表达了羡慕、期盼。相反,秦始皇巡游会稽,渡过浙江,项羽所言是“彼可取而代”。“威仪”一词代表着周而复始的各种事务,其底下隐藏着统治、被统治、屈服与抵抗等各种心理和行为。

 。ū疚南倒疑缈苹鹎嗄晗钅俊岸喝逼诘幕阃持斡胂绱迳缁嵫芯俊保19CZS017)阶段性成果)

 。ㄗ髡叩ノ:博取款甘秒到账古代史研究所、“古文字与中华文明传承发展工程”协同攻关创新平台)

责任编辑:崔岑

热点文章
  •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
  • 石泰峰:在《习近平经济思想学习纲要》学习座谈会上的讲话(2022年6月27日)
  • 博取款甘秒到账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 深化政治巡视 推进自我革命
最新文章
  • 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新闻中心招聘启事
  • 做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的根本遵循——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哲学社会科学重要论述对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
  • 掌握历史主动,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 新时代的伟大变革具有里程碑意义
博取款甘秒到账(中国)有限公司登录